1. <legend id="qbcgs"></legend>

    2. <s id="qbcgs"><table id="qbcgs"><optgroup id="qbcgs"></optgroup></table></s>
    3. <output id="qbcgs"><ins id="qbcgs"></ins></output>
    4. 服務熱線

      13156129667
      網站導航
      主營產品:
      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中心 >

      臘七臘八,送別老爸

      時間:2021-03-10 17:21 點擊次數:
        “臘七臘八、凍死叫花!”父親最早給我輸入腦海,他們為啥要做叫花子?“因為命運的種種不公與意外,經常會使人淪落到窮困潦倒的境地,其中會有人臥薪嘗膽,咬牙奮進,東山再起,擺脫命運的擺布,堅決不做叫花子。但也會有人一蹶不振,甘心沉淪,不求自救,唯求別人的施舍度日,遲早會被凍死餓死,這種人頭腦渾渾噩噩、空空如也,比他們的外表更早成為了叫花子。”兒時的我似懂非懂。
          2009年臘月初六午后,咆哮的東北風裹挾著敗鱗殘甲般的雪花,瘋狂吞噬著一切,天地一片蒼茫,父親走完了他七十六載與命運抗爭的人生之旅,躺在溫暖如春的房間里,嘴角含笑安詳地離開了我們。七年前父親得了老年癡呆癥,醫者無策,我根據大夫的分析講解,寧可違反計生政策也堅決要他過上含飴弄孫的生活,以緩解病癥,可惜還是晚了,等兒子會跑的時候,父親已經不能自理,只會對著我兒喊我的乳名了。
          我取出工具,像素日一樣,給父親凈面理發修腳,任由眼淚泉涌,落在父親的臉上,父親應該感覺得到。就像兒時的我特愛享受那雙粗糙而溫暖的大手,冬天給我拭去臉上冰涼的鼻涕和淚水,夏日為我搓凈渾身的汗漬和泥巴,再捧起曬得暖洋洋的清水當頂澆下,豆芽般的小腦瓜沖著父親伴著鬼臉。
         大姐二姐給父親換好了早已備好的壽衣,說也奇怪,父親兩三年前就已經逐漸變形佝僂的身子此時竟然恢復了年輕時的挺拔,臉上的皺紋也舒展開來,我記憶中偉岸的大樹回來了,只是這棵大樹倒下了。
          隨著房頂上大哥悲愴的三聲“喊魂”過后,街坊四鄰紛紛趕來,無數次問候安慰,無數次抽泣訴說之后,臨時理事會按照鄉俗,開始分派村民進入治喪流程。
          “長大后我就成了你”正如歌中所唱,我繼承了父親做事謹慎的習慣,冥冥中感覺父親選擇這天離去,是早已計劃好的,似在考驗我。我找到理事會負責人建議親友的通知一律采用電話的方式,不可以讓十幾個村民不顧風雪路滑四處點到,萬一有個意外摔倒受傷,是我父親最不愿發生的事情。開始大家不同意,認為老了人(老年人逝去)派人登門“送信兒”是老輩兒傳下來的規矩,改變了會讓外鄉親友笑話我們全村人失禮。我反復強調雪大路滑,立此規矩的祖先可能不知道汽車、摩托車呢!現在的人們已經不習慣步行和自行車外出公干。“今天這雪夠大,咱這里好多年沒下這樣的雪了,咋就讓咱們趕上呢!”人群中有人開始同意我的意見,我趁機抓起筆,迅速寫下幾句話,囑咐一個口齒伶俐的小伙子,逐一撥通電話后,照此讀完,就不會失禮。后來聽村主任說,從那以后,我們村再有類事,都改用電話“送信兒”了,我寫下的那幾句話也成了最早的模版。
          農村老家的風俗習慣我也是一知半解,幸虧有大哥,我只需弟學哥樣就好了。第一夜,父親被平躺在堂屋中央一個比床高一點的木板上,頭朝門外,臉上蓋一塊白布,鋪蓋著嶄新的被褥,我和大哥守在父親旁邊,兩個姐姐是沒有這個權利的。準確地說我倆是蜷縮于鋪在地面的厚厚的草席上(雖然身后就空著一張大床),蓋了棉被,可還是凍得沒有困意,房門是要整夜敞開的。
          大哥長我十七歲,我開始記事兒時候他就已經闖關東討生活了,等他娶妻生子返鄉安家,我卻外出求學創業,極少有機會這樣近距離手足相親,我平生第一次感覺那些繁瑣的舊俗也確有存在的道理了。大哥說起他小時候的優渥生活,非常令我羨慕,爺爺既有學問又持家有方,父親在外教書,他作為長孫很受爺爺奶奶的寵愛,爺爺經常趕著裝飾講究的馬車帶他走親訪友、趕集逛會。世事難料,后來發生了好多他也搞不明白的塌天之變,爺爺奶奶、大爺大娘相繼去世,直到母親病逝時他十九歲,大姐七歲,二姐四歲,我兩歲,看著嗷嗷待哺的子女,父親毅然回鄉育兒,他的人生反轉,一切從零開始。面對一些親友的疏遠,太多的世態炎涼,大哥目睹了父親的磨難和堅強。說到此大哥聲音哽咽了,我的淚腺也像是開了閘門,一直以為自己是鐵石心腸,原來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大哥說父親剛剛辭職回家時候有個既場面又暖和的大衣,后來因為邊角磨破了,便改成短大衣,再后來就只剩下一個皮領子了。我告訴大哥,這個大衣領子我是很熟悉的,每到冬天父親就用它給我圍住耳朵,很暖和,才沒有像其他孩子一樣,耳朵被凍得出血。
         七歲那年臘月,生產隊沒了統一的農活,我隨父親推著那頭養了一年的豬去堂姐那里賣,從家里出發的時候我是圍著那個大衣領子的。從濟南東郊繼續往南開始進入丘陵地帶,道路大都是緩慢爬坡,父親為了獎勵我幫他拉車,中午帶我走進一家干凈的包子鋪,隨手把被我哈濕了的大衣領子搭在車把上晾曬。那天包子就是現在普通的小籠蒸包,我當時卻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精致的菜饃饃(我們老家把饅頭叫饃饃,里面包著餡上面有褶紋花的叫菜饃饃),以至于回家幾年之內,我經常帶著陶醉的表情和大我兩歲的二姐吹噓那次“小菜饃饃”有多么好吃!
          我記憶中父親的口味和我老是不一樣,只要我喜歡吃的,他大都不喜歡。他給自己要了一碗豆腐湯,又借了店家的菜刀菜板,從隨身帶的干糧袋里取出一個深紫色的高粱餅,切成很規則的小方片,浸入豆腐湯,用小勺一邊攪動一邊吃著,還說這叫“豬肝燉豆腐”。我獨自面對眼前的一盤色香俱佳的蒸包,此時卻像個老花貓捉了小老鼠,不太急著吃掉,還要把玩一番。我用筷子轉動包子,先將皮啃光,然后把餡放到一個小的調料盤里,蘸上調料再細嚼慢咽,包子餡整個就是一個泛著油光散著香氣的小肉餅,我第一次見到這樣奢侈的包子,以前吃過的肉包子大都是蘿卜白菜剁碎了加上少量肉餡做調味的,牙齒配合舌頭不知要翻動幾遍才會找到一粒比花生米還小的肉粒。我旁若無人享受著,就在盤里包子所剩無幾的時候,忽然一只黑乎乎的小手迅速抓走一個,接著撲通一聲!那人自己摔倒,包子甩出門口。父親趕忙過去扶起,原來是個比我稍高一點的小叫花子,蓬亂的頭發遮住了半邊臉,看不出男女,父親扭頭看著我,我明白他的意思,但雙手不自覺捂著盤子。那小叫花猛然掙脫父親撫在肩上的手,快速撿起地上的包子,轉眼不見了,我沒看清他(她)穿的衣服,卻看到露著的腳脖子凍得像紅蘿卜。我和父親繼續吃飯,那個蓬亂頭發又在窗戶外面晃動了幾下,我不再磨蹭,很快消滅了剩余的包子。我和父親要推車趕路的時候,卻發現掛在車把上的大衣領子不見了,肯定是那個小叫花干的,一向思維縝密的父親剛才應該想到呀!我纏著他給我找回來,他哄我說賣了豬再給我買個更好的,后來那個暖和的大衣領子就只在我的心里有了。
         我和大哥各自訴說著和父親一起的日日夜夜,一夜無眠,父親也在旁邊靜靜地聽了一夜,外面的雪也淅淅瀝瀝冷冷冰冰凄凄飄飄到天亮。
         第二天臘月初七,火化車將父親拉走了,至親家屬是不可以跟著的,那一刻我心里被掏空般地難受,機械地跟著大哥做一些風俗流程。下午火化車把骨灰盒送回來的時候,院子外面已經搭好臨時租來的靈棚,正面朝南,音箱里播放著哀樂,旁邊還有專人敲鼓配合,很是莊嚴肅穆,加上四周的皚皚白雪,更有一種萬物皆悲的氣氛。
          骨灰盒被安放在靈棚中央那塊搪起的長長的木板上,木板上鋪了被褥,骨灰盒上面還有疊放整齊的衣服,木板兩側按照男左女右擠滿了至親家屬。骨灰盒的前面是一個擺滿供品的祭桌,祭桌和骨灰盒之間有一個寬大的屏風,屏風朝向祭桌的一面鑲有放大的父親的黑白照片,屏風將靈棚隔為內外兩部分,祭奠活動都是在祭桌前沖著照片進行,里面的親屬按照外面指客(讀kei,坐在祭桌兩旁具體指揮協調喪禮流程,一般年齡較大,德高望重之人)的指令,用哭聲配合靈前的悼念。
         這一天除了吃飯的時辰“送漿水”之外,最重要的儀式要數“辭靈”了。傍晚時分開始,村里那些平時和父親關系不錯的,從自家端著幾樣簡單的祭品和燒紙,有的是獨自一人,也有三兩結伴同來,他們在指客的引導下,上香、燒紙、鞠躬,同時嘴里無聲的悼念著父親的好處,表達著內心的不舍,也有的晚輩不要鞠躬,而是要跪下磕頭的。在來人完成祭奠,隨著指客的一聲“謝!”我要隨在大哥的身后弓著腰從里面來到祭桌前面,邊哭著邊給來人磕頭施禮,鼓樂渲染著悲戚,也掩蓋著我發自內心的生死兩別的嚎哭,女眷是不出來參與謝禮的。
          先是峰叔來到,他比我大十來歲,讀書很好,剛剛恢復高考那年,因家庭成分受阻,無法參加高考,那段他人生黑暗的日子里,經常找我父親聊天,父親鼓勵他不要放松復習,等待時機,后來如愿考進師范學院,成了一名受人尊敬的人民教師。今天特意請假來送父親一程,雖然他和父親是同輩,但還是跪下磕了三個頭。
          衛國來了,他和大哥年齡差不多,論輩分父親還要叫他小叔,他可是近千人口村子為數不多的國家干部。五九年逃荒到東北,投奔在煤礦職工學校做教師的父親,后來因人勤快、有文采,被選到宣傳科,開啟了新的人生里程。我記得小時候,他只要回來探親,就一定來看望父親,還向父親請教一些新聞報道的寫法?,F在到了退休年齡,回老家安享晚年。
          已經晚上八點多了,前來祭奠的人還是陸續不斷,虎爺是到的比較晚的?;敱任腋赣H小五六歲,但輩份全村最大,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叫他爺爺。我們兩家住的比較遠,我家住村東,他家住村西,雖然不是同姓,但兩家是世交,我剛上小學的時候,路過他家大門,好幾次被他家人用自家種的西紅柿給我裝滿書包。父親經常給我說起虎爺的母親嚴格教子的故事,虎爺有個大哥建國初期是德州軍分區領導,那時社會治安還不是很好,一次帶著警衛班探家,被母親誤以為張揚顯擺,命他進門之前先把一地欄豬糞掘到地面上來,并特別強調“不許外人幫忙!”這才有了一幕,七八個警衛員持槍保護首長赤膊掄叉掘豬圈。
          辭靈結束后接下來的夜間守靈當然是要在靈棚中,理事會弄來了木炭和火盆,兩個堂叔屋里的兩個兄弟也趕來守靈,血緣的遠近在這凄冷的深夜,在這被大雪包圍著的靈棚中,一目了然!女眷是不許夜里守靈的,我好像發現了村民們重男輕女的根源。
          雖然出身貧寒,但自幼有一個無所不能的父親庇護,我的童年. 一直感覺很溫暖??山褚?,父親沒了,住進了那個小盒,我的天空陰暗了,即使把手伸進火盆烤得生疼,后背仍是冰涼的,棉襖、皮衣套上孝服越發涼涼的??吹窖矍昂诹恋墓腔液?,我想起本山小品里的臺詞“家有房屋千萬間,睡覺只需三尺寬········那個小盒才是永久的家!”唉,人生如戲呀!
          第三天臘月初八,也正是全年最冷的時刻,今天尤甚。村民們一早就忙著清掃道路和靈棚周圍的積雪,理事會又給墓地多派去人手,因為是合葬,需要先把母親的墳墓打開再擴大,不可以使用大型機械,只能人工,今年的天寒地凍出乎了大家的預料,后去的人都帶了鐵鎬。我認定父親這是在用自己人生的謝幕給我上課,提醒我“生于憂患、死于安樂”。
          大約九點開始,外鄉的親朋陸續不斷前來吊喪,吊喪的流程和昨晚本村街坊的辭靈大致一樣,我和大哥要照舊給來人磕頭謝過。我的同學、朋友及同業交好大都是吊唁完畢安慰一番即刻返回,家族親戚都要繼續參加午后的出殯儀式。來自衡水的摯友學軍被理事會挽留住到縣城酒店休息,囑咐他安全起見務必第二天再返回衡水。本來平時三個小時的車程,因為路滑,他接到電話便出發,愣是開了十三個小時才到達靈前,只因和我交往二十年來,多次見過父親且聊天投緣。
          下午一點鐘,隨著一陣密集的敲鑼聲,出殯儀式開始了。大哥捧著父親的牌位,我提著盛有“漿水”的鐵桶,緩緩移步走向村廣場,后面眾親屬手持燃香依次跟上,排起了長長的隊伍,廣場積雪已經被清掃過,先正轉三圈,后反轉三圈,我茫然地跟在大哥后面,這兩天我和大哥就像是自行車的前后車輪一樣,步調一致。我的兒子和堂弟的兒子差不多四五歲,白白胖胖像兩個銀娃娃,上午還扔雪球,現在也戴著孝帽牽著他們媽媽的手,默默地跟著轉圈。人群里小聲議論我的人比較多,鄉親們見證了我的成長,母親病逝時候我才兩周歲,大概是被人抱著哭著找媽媽吧!記憶中沒有半點媽媽的影子,唯有父親是我永遠的靠山,現在我也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父親了。
          眾親屬跪成一片,注視著大哥被人攙扶著站到椅子上,有些嘶啞的聲音用力喊路“爹!向西南!”伴隨著大家的放聲大哭,村民們燒了紙扎彩車彩房,我在起身的時候,眼前一黑,差點摔倒,多虧身邊外甥扶我一把,這兩天毫無食欲,就指望一個保溫杯喝水了。我隨著大哥哭著回到靈前,大哥用力將一整塊藍瓦摔得粉碎,眾人隨即抬棺起靈,趕往墓地。
          三年后的清明節,我張羅給父母立碑,在大姐告訴我母親的卒日是臘月初五時,我又一次被父親的周全所折服。老家有種習俗,同一座墳墓三日之內不可重復上墳燒紙,父親這是在體諒做子女的生活忙碌,讓我們減少一次祭奠,同時也是提醒我,懷念父親的同時,不要忘記生身母親!
          濟南大華塑料加工廠董事長李三軍撰寫,從事塑料改性行業近三十年,主要產銷塑料消泡劑,塑料消泡母料,流延膜干燥劑,塑料除味劑,塑料開口母料,碳酸鈣填充母料,透明母料,抗靜電母料,黑色母粒及各種彩色母粒。

      上一篇:室內除味劑

      下一篇:流延膜專用母料

      Copyright © 2002-2020 濟南大華塑料加工廠 版權所有 ?備案號:魯ICP備18017726號-1 ?????? HTML??? XML??? Made By:濟南網站優化建站

      地址:濟南市濟陽縣濟北開發區泰興西街1-1號 電話:13156129667 郵箱:2985232953@qq.com

      關注我們

      服務熱線

      13156129667

      掃一掃,關注我們

      亚洲中文字幕在线乱码